北京市語文特級教師解讀2022北京卷作文題:平和中正,引導思辨

作者:何郁  時間:2022/6/10 17:57:53  來源:網絡轉載  人氣:
  我很喜歡2022年高考北京卷的兩道大作文題,因為它們是實實在在的作文題,議論文題目(“學習今說”)有議論文的樣子,記敘文題目(“在線”)有記敘文的樣子,實實在在考查學生的語文素養。
  2022年高考北京卷這兩道作文題的第一個優點,是真誠、樸實,引導學生說真話,說經過自己思考的話,說自己熟悉的話。我們都知道,一個人在說假話、套話的時候,是寫不出好作文的。高中語文統編本教材選擇性必修中冊編選了哲學家張岱年先生的文章《修辭立其誠》,張先生認為,《易傳·文言》里的“修辭立其誠”這句話雖然是兩千年前講的,“現在仍應加以肯定,仍應承認這是發言著論寫文章的一個原則”。寫文章不說真話,不說經過自己思想情感過濾的話,這從根本上就違背了寫作的規律。
  北京卷作文題如何引導學生說真話呢?一個重要的體現是命題人不規定主題,不強行塞給考生觀點,不限定他們能說什么、不能說什么。議論文題目“學習今說”重在引導考生思考學習的古代意義和現代意義;記敘文題目“在線”引導考生回顧疫情期間的生活,思考“在線”的含義。至于表達怎樣的觀點、怎樣的體驗和感受,如何表達,全由考生自己把握。這就給了考生思想情感充分馳騁的空間。
  同時,這兩道題目簡潔大氣、端正平易!皩W習今說”,簡簡單單四個字,幾乎沒有考生看不懂,沒有考生不知道寫什么;“在線”更簡潔,不會產生任何歧義。命題者不“搞怪”、不繞彎子,不在審題上設置任何障礙,這是充滿善意的。他們很可能考慮到了這一屆高三學生讀書的不容易——除了2019年秋季學期,其他時間都在線下線上、校內居家不停地切換,真的很辛苦。
  不過,北京卷這兩道題目或許連小學生都可以寫幾筆,想真正要寫好也不容易,最大的難關,恐怕在思想認識上。如果考生對學習沒有足夠深切的感悟、沒有充分的閱讀積累、沒有獨立深入的思考,恐怕只能泛泛而談,最多得到一個還算體面的分數,但絕對不是高分;如果考生只會就“在線”寫在線,浮皮潦草地記錄一點線上學習的狀態,缺少屬于自己的真實體驗,尤其不能寫出線上生活的獨特性,他的記敘文也一定是平庸之作。簡單的兩道題,寫作空間何其大。所謂“淺者得其淺,深者得其深”,一下子就區分出了考生的語文水平高低——這就是好的作文命題。
  北京卷這兩道作文題的第二個優點,是引導學生積極思辨。積極思辨和被動思辨不一樣,前者是引導考生自己思考,后者是強迫其思辨,有本質的區別。北京卷作文題做到了既尊重學生的思考,又期待學生有不同的表現!皩W習今說”這道題所給材料很簡單,命題者并沒有過多地啟發或暗示,只是引用了荀子的“學不可以已”,對學生如何談論“學習”在今天的新意義則沒有做任何限制!霸诰”所給材料同樣沒有過多限制或暗示,只是引導學生關注網絡時代、疫情期間的生活狀態。換句話說,命題者并沒有強行要求考生思辨,但如果考生想要在議論分析或敘述感悟的過程寫出有價值的文章,就必須思考得深入一些,想得淺了或泛了,文章都不會好。
  思辨能力必須成為高考作文的考查重點,這是毫無疑問的,無論寫議論文還是記敘文,都應如此。北京卷議論文問題的思辨性,主要體現在“學習”內涵的古今對比上。如果考生只是泛泛地談論學習的目的、價值、內容、方法或評價標準等,文章也許比較充實,但缺少自己的見地。如果考生能聯系高中語文統編教材必修上冊第六單元,對這個單元的主題“學習之道”有所感悟,能思考從古到今學習的意義有什么變化,想一想荀子、韓愈為什么要強調學習;或者考生能從教材課文《反對黨八股》中反思學習方法不當的種種弊端,從《拿來主義》中學習駁論,從《讀書:目的和前提》和《上圖書館》兩篇中得到啟發,他們的思辨空間就會變得寬闊敞亮,從這個意義上說,學好課內的議論文是很重要的。
  2022年的高考,是高中統編語文教材在高中階段完整投入使用后的第一屆高考,語文試卷上最重要的作文題將課內課外關聯、古代與今天打通,或許具有某些風向標的意義。對于這一點,其中《中國高考評價體系》中早有明確表述——“要重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材料的選用,引導學生從中獲得對當代文化問題的思考”,既是對高中語文新課標的回應,也是對高考語文命題提出了要求。2020年高考全國Ⅰ卷作文題要求學生圍繞齊桓公、鮑叔牙、管仲三個人的故事,寫一篇班級讀書會發言稿,任選一人談談自己的理解。這就是對傳統文化的新思考。
  比起議論文,記敘文題目的思辨性可能沒那么突出,主要體現在題目“在線”的象征意義上。例如。我們在生活中有時會說自己處于一種“在線狀態”,這不一定實指正在線上學習或“沖浪”,而是說自己處在一種積極參與的狀態,不是敷衍了事,更不是消極“躺平”。作文水平高的學生,即使描寫在線生活或在線學習,也能以畫面、場境、細節感染人,寫出不一樣的生活風景。如果還能在主題開掘上蕩開一筆,寫出一種“在線”的精神狀態,敘述中有觀點,便是優秀作文,因為其體現了考生的思辨能力。
  這兩道作文題,還體現了北京卷高考作文命題的連續性和穩定性。北京卷作文題一直追求明確的命題指向和簡潔大方的命題方式,多用短句命題,如“北京的符號”“老規矩”“一條信息”“論生逢其時”等,有時甚至只是一個字或一個詞語。此外,北京卷多年堅持以命題作文為主,堅持大作文“二選一”,一道議論文題目,一道記敘文題目。這樣既能照顧學生的個性需求,也有利于引導高中作文教學。重點訓練學生寫好記敘文和議論文,是高中作文教學的基本動作、常規動作。北京卷作文題的這種設置,既符合高中語文教學實際,也符合高中生語文學習實際。
  總之,2022年高考北京卷這兩道作文題入手容易寫好難,命題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我們考查議論文,就是要引導考生思辨、提出深刻而獨特的見解,而不是讓學生寫政論文;考查記敘文,就要引導學生觀察生活、感悟生活,思考生活的要義,而不是編故事。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的高考作文題曾迷失過一段時期。今年這樣的題目,既能扎扎實實考查學生語文能力,也可以很好地引導師生用好高中語文統編教材,是一種作文考查的“回歸”。
  作者:北京市朝陽區教研中心高中語文教研員、北京市特級教師/何郁

文章評論

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

天堂网精品无码AV在线